<p id="lf57n"></p>
    <cite id="lf57n"></cite>

      <font id="lf57n"><th id="lf57n"><i id="lf57n"></i></th></font>

          <sub id="lf57n"></sub><track id="lf57n"></track>

          <sub id="lf57n"><progress id="lf57n"><var id="lf57n"></var></progress></sub>

          學校報名咨詢熱線電話 咨詢熱線 15617622773
          首頁 > 鐵道資訊

          掘進橫斷山 砥礪青春路——記中鐵一局集團第四工程有限公司高級工程師韓方瑾

          作者: 2021-09-29 瀏覽:

          韓在現場檢查了施工設備。思萱照片

          2008年,一條隧道開工建設,一名年輕大學生畢業。走出蘭州交通大學的韓,來到了中鐵一局集團第四工程有限公司施工現場,大理至瑞麗鐵路大竹山隧道,位于云南寶山深處。原本計劃只有幾年工期的建設項目,由于施工難度大,不斷延期。穿越“世界上最難的隧道”成了建設者們的執念,韓堅守在橫斷山脈,伴隨著隧道“長大”。

          12年后的2020年,超級工程大竹山隧道竣工,“技術小白”韓也成長為一名優秀的鐵路工程師。經過12年的青春歲月和在大竹山隧道的4000多天,執著、理性、樂觀、自信的韓成為這個時代鐵路青年美好形象的代表。

          12年,青春無悔。

          橫斷山是一條艱難的路。橫斷山脈位于四川、云南兩省西部,西藏自治區東部,是世界上最年輕、最陡峭的山脈之一。

          滇緬公路、成昆鐵路,中國人百年來用生命在橫斷山區修路。被聯合國譽為“20世紀人類征服自然三大奇跡”之一的成昆鐵路,穿越橫斷山脈邊緣,而2008年開工建設的全長330公里的大理鐵路,則穿越橫斷山脈。

          2008年的一天,車子在山路上顛簸,行駛到了山的深處。韓拿著簡單的行李,住在半山腰的棚子里。第二天早上,他戴上頭盔,來到大理鐵路施工現場,開始了人生的第一份工作。

          遠處,他的同齡人穿著白襯衫,走進城市的辦公室。然而,對他來說,更大的人生考驗還在路上。

          大瑞鐵路是我國《中長期鐵路網規劃》完善路網布局、服務西部大開發戰略的重要項目之一。大理鐵路作為中緬鐵路走廊的重要干線,連接南亞和東南亞國家,推動了印度支那經濟走廊的建設。開通后,將結束滇西少數民族地區不通火車的歷史。

          大竹山隧道穿越橫斷山脈腹部,是大理鐵路全線風險最高的隧道。其惡劣的地質環境將建設周期從最初的5年半調整為8年,再調整為13年,足以看出項目推進的難度。

          大竹山隧道共穿越12條斷層。在燕子窩斷層,韓和他的同事們24小時輪班工作,26個月只挖了156米,平均每天挖20厘米左右。

          “在其他地方,你可以用手指挖這么長時間……”韓對說道。但這是橫斷山脈,地質復雜程度超出了建設之初的預期。

          大竹山隧道部分路段溫度在40攝氏度以上。雖然放冰塊降溫,但是人呆2個小時以上體力會消耗很大。7個泵站56臺大型水泵接力抽水,排出隧道內涌水,造成地質原因導致涌水突泥頻繁。在施工的大部分時間里,施工人員正在處理和清理突然涌出的水和泥漿。

          保山市隆陽區水寨鄉平坡村位于瀾滄江邊。隨著時間的推移,韓和他的同事們居住的彩鋼板房子已經老化并被重建.

          穿越全長14484米的大理鐵路大竹山隧道,是韓的執著。

          每年都有人離開?!拔乙蚕腚x開,但這條鐵路絕對會有意義。你為什么不成為打通的人,而不是把它留給后面的人?”對于堅持,韓是這樣解讀的。

          在嘗試打通大珠山隧道的第9年,一位鐵路記者的報道中寫道:“一列火車穿越14.5公里的大珠山隧道只需要7分鐘,但很少有人知道,要用13年的青春才能打通這7分鐘?!眻蟮酪唤浲瞥?,就被數十家媒體轉載,成為傳播正能量的熱點。

          韓的癡迷與執著

          山之中,這一份青春無悔如此震撼。貫通那一刻只有歡笑,沒有艱辛。   掌子面,煉就真金   “水深火熱”是大柱山隧道廣為人知的施工環境。受瀾滄江斷裂帶影響,大柱山隧道的涌水能輕松灌滿21個西湖。這種圍巖裂隙水最高涌水量可達每小時3300立方米,最大水壓3兆帕??梢源蛲笌r石的鉆頭,在這里有時竟然打不進去?!坝矌r富水”四字,形象描述了施工地段的地質特點。   韓方瑾和同事們在隧道掌子面水平鉆孔,放入防水工業內窺鏡對探孔內出水點、巖性進一步觀察判定,制訂了“遠水近排、泄水降壓”的施工方案。   在涌水掌子面附近,韓方瑾和同事們打出50多個泄水孔,每個孔長50多米??傞L度超過2500米的鉆孔成功將掌子面涌水量從每小時3300立方米降至每小時150立方米,水壓從3兆帕降至0.2兆帕。硬巖富水段順利實現帶水作業,掘進工作快速推進。硬巖富水段的這一泄水降壓工法在大瑞鐵路其他隧道得到了推廣應用,并被評為省部級優秀工法。   韓方瑾認為,現在再面對橫斷山脈的斷層,已經有許多方法可以處理?!伴_始時我們太沒有經驗了。經驗是在處理現場問題中積累的,特別珍貴、有用。大柱山隧道就是我的另一個大學,我在這里學習了10多年?!?/span>   韓方瑾和同事們自行設計加工了隧道二襯混凝土噴淋養護臺車,接通水源后不需要持續盯控;自行設計加工了單線鐵路隧道仰拱背模,破解了單線鐵路隧道空間狹小、仰拱及二襯矮邊墻一體澆筑的難題。   對斷層施工時可能出現的問題、有效的處理方案和橫斷山脈地質特點深度思考總結后,韓方瑾主持編寫了多篇論文在國家級期刊上發表,斷層處理中采用的多項技術獲得了國家專利。   隧道里,技術人員需要經常穿過“水簾洞”般的地段到掌子面查看圍巖地質及出水情況。即使穿著雨衣,韓方瑾每次也會全身濕透。這些地下水只有18攝氏度左右,他的身體每次都要承受冰寒的痛苦。   施工記錄里寫道:一次掌子面突發管涌,掌子面可能整體失穩,必須盡快使用袋裝水泥封堵?,F場作業人員不愿靠近,韓方瑾抬起一袋水泥第一個沖到管涌位置?,F場作業人員隨后加入,最終化解了這次險情。   回憶這次險情,韓方瑾說:“現場作業人員不敢靠近,是因為他們不懂地質情況,無法綜合判斷,擔心人身安全;我懂、我能判斷,所以我才敢沖上去。這不是我有多么大無畏。要沖上去,首先要確定人身安全沒有問題。排在大無畏前面的,一定是‘安全第一’!”   這位“80后”技術帶頭人在施工關鍵時刻表現出來的智慧、理性、冷靜和擔當,留在了許多建設者的記憶里。   “兄弟團”,共克難關   “大柱山隧道的建設駐地在大山里,最近的集鎮在8公里外:那是一條只有100多米長的小街,剛來時只有幾個雜貨鋪,現在已經有小超市了。我最怕深夜手機響,手機一響,一定是現場有麻煩事了;機械日夜不停地轟鳴,人在隧道里常常不會想到隧道外的事情;一年回家鄉烏魯木齊一次,那里有父母、妻子,平時最怕知道他們生??;哪有什么娛樂,根本沒有多少空閑的時間……”   韓方瑾的語氣里總是透著一種輕快,說上面這些的時候也不例外。   一個地方、一座隧道、10多年,為什么你能如此?面對記者的提問,韓方瑾說:“不是我,是我們。我是我們?!比缓?,他說出了姜棟等一大堆名字。這些人都是和他一起工作的同事。   “不是我一個人,我們都在這里。因為粗線條、樂觀,所以我們才能堅持下去,隧道才能盡快打通?!?/span>   “我大學畢業就來到這里,一待就是10多年。也不是我一個人這么辛苦,許多人比我更辛苦、更有壓力……”   韓方瑾一次次強調。   在鐵路建設現場,“兄弟”這個詞常常聽到。在大柱山隧道建設者的口中,這個詞出現得更頻繁。從開工到現在,進入第13個建設年頭,青山和隧道中的并肩攜手,漫長的建設時間和一次次共同面對前所未有的施工困難,讓他們成了感情深厚的血肉“兄弟團”。   現在,大柱山隧道建設已進入收尾階段。大瑞鐵路共有40多座隧道,大柱山隧道通了,大瑞鐵路開通運營就勝利在望。   大柱山隧道貫通后,建設難關渡過、“兄弟團”被打散。作為技術精英的韓方瑾被分派到其他建設項目。   在大柱山隧道,韓方瑾心懷“一定打通隧道”的執念,從見習生到技術員、隧道技術主管、工程部部長、總工程師,成長為一名優秀的隧道工程技術管理者?!?0后”韓方瑾把人生最美好的青春時光給了大柱山隧道,而大柱山隧道也給了韓方瑾非同尋常的回報。那段經歷帶來的成長,已讓他在新的工作中成為同齡同業者的楷模。   韓方瑾   中共黨員,中國中鐵一局集團第四工程有限公司高級工程師,曾獲得中鐵一局集團杰出青年、云南省勞動模范、云南省五一勞動獎章等榮譽。   采訪手記   “排除萬難,也要掘進隧道”   韓方瑾的手機屬地顯示是云南保山,那里的大山深處有世界上最難掘進的隧道之一——大瑞鐵路大柱山隧道。為了打通這座隧道,韓方瑾在大山里和同事們一起拼搏了12年。   青春只有一次,是人生的美好時光。而韓方瑾將寶貴的12年青春奉獻給了大柱山隧道,奉獻給了中國鐵路建設事業。   2008年剛走出大學校園,韓方瑾就來到大柱山隧道建設工地。此后,“排除萬難,也要掘進隧道”成了他的執念。在隧道里的4000多天,韓方瑾以“80后”的智慧、以“我是我們”的團隊精神打通了大瑞鐵路全線最高風險隧道。韓方瑾的科學和理性精神、抗壓和樂觀品質,讓他成為這個時代鐵路青年的榜樣。 
          THE END

          相關資訊

          掘進橫斷山 砥礪青春路——記中鐵一局集團第四工程有限公司高級工程師韓方瑾
          贛南老區開出第1000列中歐班列
          敢教日月換新天——記中國鐵路北京局集團有限公司豐臺機務段“毛澤東號”機車組
          高鐵讓“中國速度”驚艷世界